當前位置:首頁 > 廉政文化

我在反腐一線24年的變與不變

發布時間:2019-01-04 來源:三湘風紀網

 我于1995年從長沙市石油化工供銷公司招考進入芙蓉區檢察院工作,2002年由區檢察院調入區紀委,是奮斗在反腐一線24年的老兵。二十四載歲月,見證著我女兒的出生到成年,見證著我從清新青年到中年,也見證著時代的變遷和改革背景下紀檢機關的與時俱進。回眸這些時光,“變”與“不變”,已鐫刻入年輪,記錄著現在,同樣昭示著未來。

  變的是時間,不變的是忠誠擔當。40年以來經濟社會各方面發生了深刻變化,紀檢機關也經歷了恢復重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條件下反腐倡廉建設的探索時期、新世紀新階段的反腐倡廉建設時期,以及十八大以來的黨風廉政建設全面從嚴和反腐敗斗爭壓倒性態勢的轉變過程;經歷了紀委與監察局合署辦公,以及紀委與監察委員會的合署辦公,期間有過困難風險、坎坷歷程,也有過雜音噪音,但是我們始終保持定力,時刻聽黨指揮,自覺維護黨中央權威,堅決做黨的忠誠衛士。特別是在監察體制改革進程中,我區辦理的首例由省監委指定區級監委查處的留置案,在無先例可循,無現成的辦案流程和文書可參考情況下,我與同事們主動適應紀與法的不同要求,既敢于先行先試,又依紀依法注重工作規范化法治化水平,在不到一個半月的時間里審結省農科院生產管理處財務科一出納涉嫌挪用1501萬余元公款案件,成功探索了“三個同步”“兩個提前介入”等做法,試用了10種調查措施、10余種文書,《中國紀檢監察報》3次報道我區經驗做法,該案也成為全省指定辦理的模板。

  變的是環境,不變的是反腐初心。紀檢監察工作的硬件、軟件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執紀審查力量由小變大、辦案場所由不固定到固定、規章制度由不規范到規范。如辦案交通工具最先是自行車,后來是二輪摩托車、摩托三輪車,到現在的小轎車。我印象深刻的是我辦理的第一案,為調查取證,我騎著自行車從當時東區的韭菜園街道到西區的桐梓坡,再到郊區的桔園小區,往返近50多公里,直到凌晨才回到單位。回憶往昔,記不清多少披星戴月的日夜,多少次任務腳步匆匆,多少案件的難點突破,但想起的都是心中默念無數次的使命。“實事求是、依紀依法、治病救人”始終是我毫不動搖的原則,對于這份我無比熱愛的事業,我無愧于胸前的黨徽,無悔于自己的青春。我帶領或參與辦理群眾身邊的腐敗和作風問題,先后查處了新合村張某、西龍村劉某、芙蓉供電所王某和東岸街道黃秋年、蔣小明、羅建紅等一批大案要案,在全區形成強大震懾,當地群眾拍手稱快。

  變的是理念,不變的是紀檢情懷。十八大以前,存在“以大要案論英雄”的思維定勢,把貪腐問題作為審查重點,辦案對象往往前一天還是“好同志”“老同事”,第二天就成為“階下囚”。我感觸最深的是2010年我辦理的一個案件。原芙蓉區環衛局書記王某涉嫌受賄案,將其移送檢察院警車一瞬間,他想到80多歲的母親無人照顧、剛畢業的兒子生活工作尚無著落而痛哭流涕。這一幕對于當時的我來說是震驚的,也是不忍和痛心的。十八大后理念轉變了,回歸到紀律監督本位上,堅持抓早抓小,挺紀在前,注重科學實踐監督執紀“四種形態”,強化監督第一職責和政治生態的修復等方面。理念在轉變,但始終不變的是“懲前毖后,治病救人”情懷。在黨員干部監督和管理方面,發現同志有苗頭性、傾向性問題,要像治病的心理醫生一樣,治病于初起之時,及時教育早打招呼,使黨員干部不犯或少犯錯誤。對腐敗分子,要像外科醫生一樣,敢動手術,敢下猛藥,做到嚴肅查處,教育黨員干部。在外人看來,紀檢監察工作清貧、辛苦、單調、得罪人,但心中有信仰,腳下便有力量,24年來的或喜或悲、或苦或甜的過往已成為一塊塊墊腳石,支撐著我堅守崗位,勇做“啄木鳥”,不斷剔除蛀蟲,護航風清氣正的黨內政治生態。(作者系芙蓉區紀委常務副書記、監委副主任)


财炮连连游戏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