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廉政文化

突如其來的“獵手”

發布時間:2019-01-04 來源:三湘風紀網

“陳主任,您就是太忙了,沒時間去考慮個人問題,所以才耽擱到現在,像您這樣的女孩,要擴大交際圈,才能有機會接觸更多的異性朋友。我有個朋友,他的兒子在縣里某單位工作,下次我介紹給您認識認識,看你倆有沒有緣份。”在縣紀委第六紀檢監察室,傳來了“媒婆”給室主任陳婷介紹對象的聲音。

  雖然不是第一次被“保纖拉媒”,但在辦公室這樣的公開場合,陳婷還是有點哭笑不得,32歲的她因大齡未婚老是被人在身后嘀嘀咕咕,加之又在紀檢監察室,經常外出差辦案,自去年《人民的名義》熱播后,經常被人叫做“陸亦可”。對此,陳婷很無奈,她不是不想結婚,確實一直未碰上合適的人,早幾年父母親朋見面就催,年過30后,似乎大家都照顧她的情緒,見面的時候盡量回避這個話題。雖然嘴上不說,但陳婷知道,這個壓力從“面上”轉進了“心里”,好在現在工作越來越忙,忙得經常不回家,也忙得不用分心考慮這個問題。但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年齡也一天天增長,夜深人靜的時候,陳婷常常感覺胸口上有塊無形的石頭,壓得無法自由呼吸。

  只是今天這個“媒婆”有點偶然,她是環保局的副局長方小萍,年近五旬,快人快語,一團熱情。陳婷在心里思索,自己跟方局長只是認識而已,私下沒有任何來往,怎么今天借著開會的機會,突然來到紀檢監察室這個“冷門室”串門,又突然關心起她的私生活來了。陳婷不置可否的應了幾聲,并沒有將此事放在心上。

  有些事情,你越沒放在心上,卻越找上了你。幾天后,方局長又打電話給陳婷,將介紹的人基本情況給陳婷說了一遍。

  “我這個侄兒和你一年的,人很帥氣,工作也不錯,他父母親是我的老朋友了,家庭各方面都很好的。前幾年,也是因為太挑了沒找著合適的,現在年紀越來越大,父母親也催得急,他聽了你的情況,很感興趣,急著要見面。”

  “我出差了,現在在外面,沒時間見面哦。”陳婷心中有些納悶,加之確實因辦案出差在外,本能的推辭。

  “去哪出差了,是不是又在辦案呀。我是真心地給你倆牽線的,就定在周末,你倆都有時間,別去外頭,就在我家里,我燒幾個好菜給你們吃。”

  架不住方局長的熱情,加之確實想著要給自己機會,陳婷猶豫再三,決定周末赴約。那天,陳婷早早地來到了方局長家里,去了后才知道,方局長離婚獨自帶著女兒生活多年,現今女兒嫁到外地了,一個人在家生活。這種孤獨感讓陳婷有點自憐,她從心里感嘆,女人還是要有一個美滿的家庭。

  方局長沒有夸張,她介紹的這個男孩確實比較優秀,陳婷見面之后,心里很有好感,在方局長的熱心牽線下,兩人互留了聯系方式,加了微信。

  俗語說:“媒婆引進門,姻緣靠自身”。之后的一段時間,陳婷和這個男孩不咸不淡地聊著,不知是性格還是什么其他的原因,男孩也不是很主動,只是禮貌有加。反而是方局長,十分熱心,每天打電話問問陳婷行蹤,問問發展情況,還經常來陳婷辦公室串串門,一副“知心大姐”的風范。

  戀愛雖然談得不緊不慢,但陳婷的工作確是風風火火,快速推進。最近,上級交辦下來一條線索,反映縣農業委某分管領導與村干部合伙套取農業項目資金的問題,經過前期秘密初核,陳婷帶領的調查組已初步掌握可靠證據。

  “現在女孩子也要主動,你不要老把心思放在工作上,每天這么早出晚歸的,男孩心里面肯定會覺得你不顧家的。”方局長常常苦口婆心地勸著陳婷,“你們是不是又要上大要案了,看你最近出差加班更頻繁了。”

  可能是職業的敏感性,也可能在這個年紀不想被看成工作狂,陳婷不愿跟別人談及工作。但是陳婷隱隱覺得方局長每次總是很委婉的問及她的行蹤,問及她工作上的事情,有幾次甚至七拐八拐地談到了農業委的幾個項目。而且,最近方局長來陳婷辦公室的次數越來越頻繁,有時陳婷在忙,有時明明沒有話題可說了,還在辦公室轉來轉去,好幾次陳婷不得不下逐客令,可是方局長好像看不懂“臉色”,依舊我行我素。

  農業委的案件越來越明朗。一天,在對被調查對象關系人調查時,陳婷發現了一條重要線索,原來農業委這個項目分管領導也是離婚多年,據知情人介紹,他有個長期而隱蔽的女朋友,正是環保局的方局長。

  陳婷感覺后背有些發涼,她終于明白了方局長為何突然熱情地為她牽線拉媒,為何突然關心她出差去了哪里,加班到幾點鐘了,這種無來由的“熱心與關懷”終究是帶著幾分目的。還好,自己警惕較高,平常生活中基本不談及工作,辦案資料也是按規定及時鎖在密碼柜里。只是讓陳婷深感恐懼的是,現在腐敗分子的“圍獵”無孔不入,方式也越來越隱蔽,一不小心便會陷入。

  “我還是繼續當陸亦可吧,陸亦可也沒什么不好。”想到這里,陳婷挺直了腰板,行正坐端,沒有軟肋,自會抵住獵手們的千般侵襲。(雙牌縣紀委監委 周幻)

财炮连连游戏中奖